怀念王庭钧老人
http://www.scol.com.cn(2014/5/30 16:39:59)  致公党四川省委  朱藻文  编辑:余普

   惊悉王庭钧老人去世、万分悲痛。

  王庭钧老人是致公党四川省工委主委、第一届致公党四川省委主委,也是我的前辈、老领导、入党介绍人,更是我时时关心着我成长的领路人。

  我在成都水电勘测设计院任副处长时他任院副总工程师,他是我的领导,所以彼此早就比较了解。1983年4月他专门到访我家,希望我加入致公党组织(据他说我是他第八个发展对象)。由于过去我因海外关系受过冲击,顾虑较大,他还亲切地给我讲解当时形势和党的政策,终于在当年6月,我由致公党中央直接批准入党。

  他是四川省致公党当之无愧的创始人,为了不辜负致公中央黄鼎臣主席专程来成都对他提出的建立组织的托付,他不辞辛苦、到处奔走,挨家挨户登门拜访有影响力的归侨、侨眷,终于聚集起几十位真心热爱祖国且有海外关系的成员,并在中共成都市委的大力关怀下,成立了致公党成都小组(为后来致公党成都工委的前身)。之后不久,在中共四川省委关心和支持下,他又努力争取成立了有正式编制的致公党四川省工委(即致公党四川省委的前身),他本人由于德高望重也被选举为主委。同时,他继续积极物色人才、为在重庆、泸州、乐山、攀枝花等市建立市级组织打下了良好基础。在机关建设上,为开展工作方便,经省、市委同意先后争取到办公地点,设立了办公室、组织处、宣传处三个处室,由于编制人员不足,只能采取成立若干兼职的专委会(如我和童月英两人当时就被委任为青年专委会的主、副主委),逐步把工作有声有色地开展起来。在制度建设上,除了必要的人事、财务等制度外,还先后建立了主委分工、定期召开主委会、常委会、全委会、机关办公会、两会期间党员代表和委员座谈会等制度。所有这些好的传统在我接班后都忠实地继承了下来,并逐步有所发展。

  他热爱和尊敬中国共产党,他常说,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就体现了各民主党派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团结,所以没有共产党也就没有民主党派的政治地位,我们心中必须时时坚持中共领导的坚定信念。他既这样说、也这样做,凡有重大事情他一定要先向统战部、甚至向中共四川省委汇报和请示,防止在政治原则上犯错误或走弯路,他就这样以言传身教的方式熏陶我逐渐成长。1985年5月,当听到我申请加入中共近三十年的要求终于获批时,他几乎和我一样地激动和高兴,紧紧地拉住我手不放,并连声不断地说“好!好!祝贺你!祝贺你!。”使我更为感动的是,据说他晚年还多次向中共提出申请加入的要求,他一贯热爱中国共产党的真挚心灵终无改变。

  王老也同样热爱中国致公党,有一次参加省统战部组织的暑期学习班,我和他住一个房间,临时通知第二天各党派主委要代表党派发言,他在征求和听取我一些意见后,当晚就伏案写发言稿。凌晨一点多,我突然醒来,桌上的灯还亮着,原来他还起草发言稿。我说,你就简单拟个提纲吧,已七十多的老人了,应当注意休息呀!他说,明天是代表致公党省委发言,如果说错了,岂不丢我们致公党的脸?他的回答又等于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爱党教育课。

  他为人正直,光明磊落,有问题就当面谈清,从不背后议论别人(组织工作需要例外)。他平易近人,没有架子,虽有时会性子急,但一般都说过就算,从不放在心上。他对我接任主委的工作始终抱着爱护、支持、鼓励和关怀的态度,从不干涉,当我有困难征求他意见时,他也会亲切真挚地提出意见供我参考,使我感到无限温暖。

  他性格开朗,爱唱京剧,常在联欢会或大家欢迎下兴致勃勃地拉开嗓子唱上一段;他爱足球,年轻时曾参加过学校足球队,年老时爱看足球比赛,尤其是世界杯足球赛,几乎每场都不放过。他也喜欢玩“砌长城”的游戏,在家闲时,常找邻居或亲朋好友凑上一桌麻将消遣。

  王老走了,这是老天爷的安排,人人都逃不过这一关,但他给我留下的好品德、好作风、好修养等印象却使我终生难忘,我将永远学习和怀念。

  安息吧,敬爱的王老!

  (作者系第一届致公党四川省委副主委,第二、三届致公党四川省委主委。第七、八、九届四川省人大常委,八、九两届全国政协委员。)

[关闭窗口]

本网站由四川日报网提供技术支持
中国致公党四川省委员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