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西部 多变杨俊
http://www.scol.com.cn(2015/2/15 16:20:36)  致公党四川省委  向蕾  编辑:余普

   展示在我面前的是三幅深远辽阔、空灵雅致而风格迥异的西部山水画卷:《山重水复》画风古雅、墨色陈雄,传统老道的笔墨与充满现代感的画面构图和意境空间浑然相融,可谓尺天地而气象万千;《云漂水泊》有别于传统的淡墨渲染,以赭红画岩,以色墨关系给人雄伟壮阔、绮丽飘逸的视觉感受,描绘出西部层叠的山水和苍茫壮阔的山势;《西部流云》则采用与前两幅迥异的笔墨手法,大手笔的通透湛蓝和其他层次丰富的色彩的采用,勾勒出西部天空中触手可及的云朵、云层下清澈透亮的海子,抒写出对西部色彩的礼赞。

  拜读画卷,感悟画者杨俊,感受其笔下浸润的人生阅历和思考,以及对书画艺术的不倦追求。沏一壶清茶,与这位旷达宁静的画者,致公党员、乐山市政协委员、中国文物学会书画雕塑艺术委员会常务理事、四川嘉州花院副院长杨俊娓娓而谈,走进其师从著名书画家李琼久先生、深耕书画四十余载的艺术人生。

  初窥门径

  “文革”期间,年逾花甲的李琼久先生被戴上莫须有的“右派”帽子被迫退职。他每天从乐山市乘船,到大佛寺做临时工,生活非常艰辛。幸免于上山下乡的杨俊,因其父与李琼久先生的旧识,有幸拜入先生门下,在其启蒙下,开启了自己一生对书画艺术追求的漫漫之路。

  那时的李琼久先生,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没有退缩、没有消沉,仍然执着追求书画艺术。他带着年轻的杨俊和弟子们,步行走遍了峨眉、乐山和周边地区,感受大佛的雄、峨眉的秀、峨边的原始苍茫和金口河的奇异险峻,常常一去就是半个月、一月余……回忆起那些以脚为尺、丈量山水的日子,杨俊充满了怀念。李琼久先生身处逆境,对艺术不改初衷的精神给了杨俊深深的感染,从那时起,一直激励着他在艺术的道路上矢志不渝。在那些岁月里,杨俊整日从先生的传承中汲取营养、从山山水水中获取灵感、 在艺术感悟中领悟变法之道,在先生画理、画风的感染和引领下,在对中国传统绘画理论和方法的认识、学习中,逐渐形成了自己艺术风格的雏形,并在先生的带领下,参与了人民大会堂四川厅大型国画作品《飞夺泸定桥》的创作。在这个时期,杨俊直接从先生作品入手临摹体会,画作以嘉州画派风格为主,以基本的点、线、面笔墨渲染山川、溪水和树木,主要表现自然四季的变化、脉络阴晴的走势以及影形关系,画风清新、明快、简约,其作品也逐渐有了自己的风格,被选中在台北文化活动中参加联展。1980年嘉州画院成立时,杨俊成为画院首批专职画家,也是“观念统一,见解分明,题材特色地域性很强”的嘉州画派最年轻的画家。

  叛逆反思

  1982年底,因为家人的期望,杨俊离开了专职画家的岗位,来到父亲所在的单位乐山清华瓷厂,成为一名专职美工。每天接触到的,不仅有以李琼久先生为代表的嘉州画派的画家们,也有瓷厂的其他美工,生活仿佛为他打开了另一扇窗户。在这里,杨俊一方面潜心于瓷厂的艺术创新,与其他美工们一起,先后创作了市政府礼堂大型壁画《峨眉全景图》和在四川省旅游博览会上荣获1个金奖、2个银奖的“峨眉十景”风光座盘等一批旅游产品,使瓷厂在全省轻工行业名噪一时;另一方面,杨俊开始痛苦的反思:艺术到底是什么?中国传统绘画与西洋美术孰优孰劣?自己的美术作品应该坚持嘉州画派的手法、理论,还是应该尝试其他的艺术表达和风格?每每思考,一无所获,杨俊开始了广泛的比较阅读,从中国到西方,从历史、文化、哲学、文艺理论到具体美术流派的演变……为此,杨俊毅然离开瓷厂,到江西景德镇开始专门的学习。这时,杨俊在国画创作上,把题材扩大到中国历代神话、传说和故事,以国画传统的“师造化,师自然”理念为指导,将浪漫主义、印象流派等的光色效果融入传统的艺术表达,用不为法依的笔墨手法,诠释、发展自己的国画创作,作品想象新颖奇幻,色彩瑰丽明亮,手法不拘一格、力追苍穹,画风大胆直白而感染力强。

  八十年代末期,杨俊与其他三位画家一道,在乐山叮咚街举办四人画展,其作品以山海经神话故事为主题,表现手法大胆瑰丽,曾在乐山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不少人斥责其丢掉了嘉州画派的传统,而这些标志着杨俊重要变法转型的尝试,却得到了李琼久老师的包容和肯定,并在其景德镇学成归来后,聘任其担任嘉州画院副院长兼画廊经理。1990年,李琼久老师去世,杨俊也离开了乐山,开始了对其后半生影响深远的西藏之行,并在这里创作完成了大型壁画《布达拉宫全景图》,作为西藏和平解放40周年献礼作品,展示在西藏自治区党委“民族会议厅”。之后,也许是因为迷惘,也许是无法突破艺术的瓶颈,杨俊沉寂了,转行投入了新潮的装饰设计行业。

  理性回归

  在那些商品经济的冲击中,杨俊始终魂牵梦萦的,是当年李琼久先生对自己的谆谆教导和殷切希望,是那些对国画执着追求的简单快乐。1994年,杨俊毅然放弃小成的事业,重新投身国画艺术,从那时到2003年整整十年,杨俊的脚印踏遍了北京、天津、广州、深圳、安徽、上海、南京、武汉等各大城市。赏遍名山大川的同时,杨俊不断的重新叩问自己,重新审视中国传统国画的笔墨、韵味和意趣,作品从色彩的浪漫逐渐转变为雅致质朴,尝试追求崇高、静穆的审美价值,强调以同构的心态与认知感受世界,并通过理念的净思合化出直觉性形象,画作呈现出深邃、雄浑、静穆之美。那些年,杨俊的作品连续被军事博物馆、毛泽东图书馆收藏,并获得全国抗洪书画大展优秀奖,同时,他还参加了全国香港回归书画大展、韩国首尔中国画展,为中央军委“八一”大楼创作巨幅国画《秋云染尽峨眉巅》。

  那时,对杨俊影响最大的,是2000年创作《山重水复》的经历。从未到过泸沽湖的杨俊,凭借对泸沽湖与摩梭民族的向往,创作出这幅空间丰富深远、四面打进、虚实结合、浓淡相宜的作品,并于多年后被《中国美术年刊》(2008年)收载。可是后来,当他完成对泸沽湖的采风之后,无数次的努力和尝试,却再也创作不出这样的神来之作。艺术源于生活,但一旦画者囿于生活,分辨不清艺术与生活的关系,生活反而将成为艺术的禁锢。顿悟的杨俊明白,自己的艺术生涯又步入了新的境界。

  灵魂求索

  2003年的新疆之行,再次带给杨俊强烈的震撼,辽阔的草原,让他忆起西藏带给他的最初的神秘和吸引,惊觉自己已围绕西部,创作出一系列作品。又一个十年,不断奔西藏、走西河、下滇黔、卧横断,一次次的采风,一次次的洗礼,雪山、草原、流云、湖泊、庙宇、村落……西域质朴、浩然的大气与圣洁,天地间浑然的犷美、野趣与质朴的人文情怀,让杨俊目眩而呆滞的思想复活。“大西北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宝库”,“西部是自然艺术的一片绿洲,是最后的一块人文处女地,任何艺术家站在西部面前,都将感到无限的震撼和灵魂的触动,其精神生命将得到永恒。”站在中国国画艺术历史的高度,杨俊如是说。西域独有的山岗地貌、风土人情、原生态的纯真大美,源源不断进入杨俊的画卷,一幅又一幅作品喷薄而出:2005年,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举办书画联展;2006年,作品《云漂水泊》入选第十六届国际造型艺术家协会代表大会美术特展;2010年,作品《雅舍清韵》入选上海世博会书画大展;2012年,作品《茶马古道风》北京参加“翰墨致公”全国书画展;2014年,作品《古道云天》入选四川首届国际旅游博览会中外文化艺术交流展;多次被《神州民俗》、《艺术》等杂志、媒体专题报道……

  诚如《艺术》杂志社社长助理陈晴等知名评论家所言:“杨俊用他真切、自然、灵风醉眼般的智慧之眼为我们展现他对西域山川特有的视角,艺术再现自然山水的源与真,用诗性的笔触直达西部的自然与奇丽。”“体现在杨俊山水画作品中的那种超然物外、恬静脱俗、风骨冷然的神韵和禅意,从另一个侧面折射出杨俊的崇高追求和精神世界,画言志,杨俊的山水画画出的就是他的人生观和价值取向。”

  现在的杨俊,在为自己的西部画展潜心准备。在杨俊的构思中,他将根据西域不同的意象,采用不同的画风,进行完整的表达。这将是杨俊对自己前四十年艺术生命的总结,也将是自己西部感悟的升华。完成这次画展,他将再次到全国各地走一走,以现代杨俊的眼光重温历史的、古人笔下的富春江,提笔画一画杨俊笔下的富春江……

  (向蕾)

[关闭窗口]

本网站由四川日报网提供技术支持
中国致公党四川省委员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