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世纪的粗略回忆
http://www.scol.com.cn(2015/3/3 13:10:42)  来源:致公党四川省委  作者:陈昌清  编辑:王了

   一九六五年,一个确定我人生轨迹的日子,当我走进原来的工作单位——位于塞北的龙烟铁矿组干科,科长开门见山地向我动员:“位于四川渡口的钒钛磁铁矿正在搞开发建设,上级部门指令从全国各地的冶金矿山抽调有关专业的技术人员前往支援,你准备一下,尽早出发。”从这一刻开始,“渡口”二字便与我其后这半个世纪的工作和生活紧密相连了……

  告别了“北国风光”,我一路风尘来到位于成都市人民路的“渡口驻成都办事处”报到。怀着内心对未知的好奇与憧憬,我急切地向工作人员询问:“去渡口怎么走?”工作人员笑了笑说:“先休息一下,乘长途客车去渡口,要五天才到得了哟。”我一听当时就蒙了:“五天!?”……介绍信上写的是“渡口30号信箱”,此时,我有了些许困惑与迷茫,但转念一想:“五天就五天吧,既来之,则安之!”

  经过五天的颠簸和辗转,我总算到了这个叫做“渡口”的地方,安顿了下来。所谓的“住处”是一处芦席房子,办公室呢,也是芦席房子,门口一块木板写着“工程技术科”,条件是如此的简陋与寒酸,的确大大地超出了我的意料。

  在听完30号信箱党委书记韩国宾的报告后,让我了解到渡口是以其储量丰富、完整配套的资源优势和地势险要的地理优势,被确认为是国防三线最理想的钢铁工业基地。也正是在毛泽东同志的直接过问和充分肯定下,渡口的开发建设才得以大规模展开;国家号召我们要沿用战争时代的工作方法,自力更生,排除万难,搞开发建设……通过了解我理解到了国家建设渡口的重大战略意义,此时的心绪才算安定了下来……

  工作之余,我写了一首小诗,其中有这样的句子:未到渡口,不知渡口之所在;到达渡口,不知自己之所在……啊!渡口是一张白纸,让我们来描绘出五光十色,渡口是一支神枪,瞄准地球那边美帝脑袋!

  接下来,当然是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七千吨工业试验样采样工作、兰家火山第一炮以及尖包包的剥离爆破工作……都有我忙碌的身影;井巷公司打了平硐竖井,这只是矿山的“肠胃”,采矿的矿石进入“肠胃”的工程叫做“溜槽”,明溜槽采用暗掘后爆破成型,于是,我被从采样队调到新成立的“溜槽掘进队”担任技术员;任务刚刚完成,由于冶金指挥部决定全面铺开矿山基建剥离工作,又成立了“朱矿规划设计小组”,我又收拾好行装,来到五道河的简易办公室里开始了新的工作……

  ……转眼四年过去了,一九六九年,二滩粘土矿开始筹建,我服从组织安排,被调到了该矿,一干就是三十年……回首往事,一个二十六岁的懵懂青年来到渡口,如今已是七十六岁的老人……感慨万千。在这半个世纪的岁月里,作为一名致公党员,为祖国的大三线建设贡献了自己的微薄之力,我深感自豪和欣慰!

  (攀枝花 陈昌清)

[关闭窗口]

本网站由四川日报网提供技术支持
中国致公党四川省委员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