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世界上第一张纸币形象化——大型历史题材油画《成都交子·汇通天下》诞生记
http://www.scol.com.cn(2018/7/13 13:34:18)  来源:致公党四川省委  作者:赵子勤  编辑:田珊

  



  题记:萧继东、陈登木创作的大型历史题材油画《成都交子·汇通天下》,得到了四川省文化厅厅长周思源,以及四川省美术界权威人士和有关史学专家高度评价,《成都日报》等省内外各大媒体相继连篇累牍报道。
  央视电影频道播出的百集电视纪录片《中国通史》,以音像的形式全面通俗地讲述中华的历史。在介绍到世界上首次取代传统金属货币流通的纸币——“交子”出现于我国北宋早期的四川成都时,荧屏上展示出画家萧继东、陈登木呕心沥血创作的大型历史油画《成都交子·汇通天下》。这幅画作第一次把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纸币形象化了。
  《人类简史》的作者赫拉利认为,货币作为媒介,使陌生人之间的合作成为可能,是人类社会飞速发展最主要的因素。一千多年前北宋年间的中华大地,是全世界经济最发达、文明最先进的地区。这时发明于成都的纸币——“交子”,使货币从称量货币阶段进入到信用货币阶段,是人类货币史上的一次革命性飞跃,因在当时早于西方国家六百多年而引领了世界货币发展的潮流。
  《成都交子·汇通天下》(360×150cm)是一幅大型历史题材的主题性油画。作品以传统现实主义手法,典型地再现了1020年间在益州(成都)宽敞的锦江边上一家大型交子铺里,来自各地的商贾和平民络绎不绝地把带来的铁钱、铜钱或银锭兑换成纸质的“交子”完整过程和生动场景。构图舒展恢弘,氛围富丽祥和;人物造型严谨丰满,节奏安排错落有致。画面中那商贾云集的繁华景象,令人自然联想到北宋的市井风俗画《清明上河图》某个局部的深入刻画。
  作品的创作者萧继东、陈登木均是活跃于上世纪中的著名油画家。他们长期坚持现实主义创作道路,擅长主题性绘画创作,以写实手法创作过众多具有一定思想和艺术水准的绘画作品,并且有过多次合作的经历。萧继东是中国致公党员,四川省第八、第九届政协委员;陈登木是原中共成都市委统战部机关党委书记兼办公室主任。他们都曾在四川美术界和统战系统有一定影响,此时又均已是退休多年,本应在家含饴弄孙的古稀老人。
  这幅画的题材选自中国文联、财政部、文化部共同主办的《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目录。其中属于四川的两个选题,“李冰治水”已有多人画过,创作难有新意;发明于成都的“交子”是世界上第一张纸币的史实虽有定论,却由于史料有限,文字记载支离破碎,唯一“交子”原件至今存留日本等原因而鲜为国人所知。如何把历史碎片整合成完整画面,将世界上第一张纸币塑造为震撼人心的艺术形象,对于从未接触过这一领域的画家们来说,显然困难重重。
  2012年下旬,参加了省美协会议并确定了选题的陈登木邀请到造型功力扎实的萧继东,两人商定共同完成“交子”题材的绘画作品。他们沉下心来研究有关交子的文章和表现北宋时期题材的文艺作品,拜访交子研究专家姜易德、余世宽先生等有关人士,观看央视纪录片《交子传奇》……在四个月时间里,他们从善如流,反复推敲,百易其稿。随着认识逐渐深化,画面也从简单到丰富,从平淡到突出。经过省美协的三次看稿会,获得专家和同行一致好评。
  草图确定后,萧继东把自己封闭在远离市区的画室里深居简出,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绘制油画小稿。他每晨7时起床投入作画,至入夜11时还要撰写了创作笔记才能就寝。而擅长电脑制作的陈登木则与他保持热线联系,据情及时在软件上对草图上的人物细节和空间关系进行调整。一个多月后油画小稿临近完成,萧继东却由于劳累过度,突发心肌梗塞,不得不即时入院做了心脏手术。
  为把数百年前的古人尽量真实地搬上画面,又经过一段时间征求意见和收集资料,两位画家决心再度迎接挑战。自2014年夏季起,他们开始了更加追求细节准确的再创作,在原作120x50cm的小图基础上将作品放大并修改完善。为强化搬动金属货币的笨重和不便,画面上除保留以箱子装运钱币外,还添加了符合史实的麻袋和抬麻袋的扁担、棍棒等,并让柜台上的麻袋敞开露出钱币……2017年下旬,两位老人聚在画室里闭门谢客,集中半年时间将小稿绘制成如今的鸿篇巨制。 
  主题性绘画意指以叙事方式再现历史真实的绘画创作,注重画面思想性和戏剧冲突的表达,对画家的综合能力有较高要求。萧继东、陈登木二人共同创作的《成都交子·汇通天下》,具备了鲜明的主题思想、丰富的人文内涵、典型的场景重现和完美的艺术表达等诸多特点,尤其以严谨的创作态度,将北宋时期中国成都人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张纸币的史实由文本记载转化为艺术形象,使之也是第一次真实而典型地还原了历史场景,因而无疑是一幅优秀的主题性绘画作品。
  在画面右侧,身着黄色华贵服饰、手持折扇的长者面对观众,安然自若地巡视着店铺内外。从神态和表情看,他应为这家“交子”店铺的主人。在老者前面,三组动态表情各异职业身份不同的人物正忙碌地进行“交子”的兑换,他们身上的蜀锦绸缎显示着目前生活的富足。乘兴而来又满意而去的藏、彝、羌,以及西来的回鹘各民族,高鼻深眼的波斯客商等人物构成画面焦点。而那位携手持团扇的贵妇与身边冷眼旁观的中年男子,则应是某个朝廷官员正在微服私访。
  为增强画面可读性,深化和延伸作品内涵和外延,作者把画面的时间设定在了“交子”半官方流通的关键时间段,而且除强调“交子”兑换过程中人物的不同特点外,还着力塑造了两个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作为店铺老板的长者和作为朝廷官员的男子。老者满慈眉善目,沉稳优雅;男子气宇轩昂,冷峻端庄。画家们刻意让老者与官员(夫妇)处于静止状态,对应店铺内动态各异的人们,同时两人相对而视,一热一冷的表情也形成对比,使得画面动静结合、富于变化。
  成都地处丝绸之路要道,历来为多民族聚居地。画家们在研究“交子”史料时了解到,随着宋代中国商贸由中亚西亚进入欧洲,西方在六百多年后才出现纸币流通这一史实,决定紧扣“成都交子·汇通天下”主题,在画面上除安排藏、彝、羌等民族的形象外,还增加了来自西域的回鹘和两个波斯客商,并且让他们处于画面中心,与环境相处协调,以此显示当时的中国社会环境开放包容,时代风貌通江达海,并隐寓“交子”的发明必将会对世界文明产生巨大影响,

[关闭窗口]

本网站由四川日报网提供技术支持
中国致公党四川省委员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