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年如期——忆儿时喝茶
http://www.scol.com.cn(2017/3/29 18:26:57)  来源:致公党四川省委  作者:石云  编辑:余普

   喜茶之人,多少了解些茶文化,明白茶如人生,可品其清香,尝其浮华。除了知晓陆羽的《茶经》和“六羡歌”,可曾读到元稹的《一言至七言.茶》: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

  今夜读这茶诗,才明白茶从一叶的形态到一树的神韵,从沁人心脾的芬芳到撩人情怀的红、黄、绿,可赏明月迎朝霞,坐看行云流水,亦品古今浮华事,让人从容面对。

  我对茶最初的认知,是小时候爷爷经常带我去坐茶馆,爷爷是任凭风吹雨打,每天清晨一定会去茶馆喝早茶。他喝茶的习惯与其他人不同,他是自带他的紫砂茶壶,茶馆小二每天给他留着固定的位置,他很少与其他茶客摆龙门阵,只是安静地喝茶,偶尔有熟人来,也只是打个招呼问个好而矣。如果清晨我能被爷爷邀请一起去喝茶,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我就会自己拎一个小凳,高高兴兴地跟着爷爷去喝茶,因为茶馆里有讲评书、唱小曲,有时他老人家高兴,还要给我买些丁丁糖、花生酥。记得“三国演义”、“红岩”等故事,就是在署前街茶馆里知道的,还有那讲评书的老人有时候讲到精彩处,会把“醒木”拍出惊天动地声音;还有那“苏三起解”的韵律曲调,虽然当时不明白戏文,至今听到这行云流水般的西皮京腔,都要忆起萦绕在耳边幽幽地哀怨之声。

  我没有喝茶的习惯,也不懂茶文化。听茶师讲茶的艺、道、禅,甚是茫然。小雪这天午后,难得阴霾几天的成都,太阳公公露出他可爱的笑脸,只想到不要辜负这冬日暖阳,应九如村茶业公司何总的邀请,一起品茶。何总是位对茶有特别情怀和悟性的人,与品性修为高尚的人在一起聆听茶的故事,生活会增添很多乐趣,这个下午的时间溜得也特别快。听了喜茶之人的故事,让我突然忆起几十年前的早上,迎着朝霞,跟在爷爷的身后去喝茶,那时安静的老人,是否在品味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冷暖人生。爷爷是支援三线建设从湖北来到四川,就在此扎根发芽散枝的,他从一位知名的雕塑家到一个化工厂师傅,这是怎样的跨界人生。他在喝茶时的沉默,是否品尝到飘雪的清香,苦丁茶的淳厚,是否在想他何时可以再回故乡,看那天门的陆羽,和他一起品茗说茶。

  若年如斯,人生若能如初见,生生念念,一世亲情感念,皆在平常小事间。儿时和爷爷去品茶,他老人家会向小二要个空杯,把紫砂壶的茶汤倒一杯给我,会温和地给我说:“来来来,我们家云儿也来尝尝这茶的味道,其实这茶就是人在草木间呀。”

  今天才明白从古至今,有多少喜茶之人,他们赋予茶:除了精神的寄托,还有灵动鲜活的生命,可以融入喜茶之人的灵魂深处。

[关闭窗口]

本网站由四川日报网提供技术支持
中国致公党四川省委员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