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时节平羌行
http://www.scol.com.cn(2017/7/21 12:19:22)  来源:致公党四川省委  作者:王昌平  编辑:王了

   每天里雷打不动的午睡,被一阵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吵醒了。小江打来电话,下午去他那里回复一个提案办理征求意见。提案内容是《对平羌小三峡旅游开发的三点建议》。往事即刻浮现了起来。
  那是去年夏天,市中区为开展全域旅游,组织了农业、水务、文化、旅游等部门以及我们几位政协委员,沿着九峰、茅桥、土主、青平、白马、剑峰、关庙等7个乡镇和山珍水库、高中水库、牛心寺水库展开调研考察,重头戏是闻名遐迩的平羌小三峡。
  汽车经过几个小时的飞奔,一路上见到靠近公路的大块农田,几乎都已改成了鱼塘,阳光下,鱼塘里的充气泵喷射出水花,波光鳞鳞,渠水淙淙,好一派田原风光,哪还有昔日靠天吃饭,“天晴一把刀,落雨一包糟”的情景。大家对全区生态环境的改善,由衷地发出了赞叹。在山珍水库,山重水复,水域浩荡;牛心寺水库,绿树、草坪、如油画一般,高中水库果木环绕,小岛迷人,让人羡慕不已。都说“人间四月芳菲尽”,进入仲夏时节,桃花李花早已不再,但这一路的青山绿水,新屋粉墙,凭直觉就能感受到水给这一带带来的的富足,环境的变迁。
  车时走时停,从上午直到下午,奔波在乡间公路上,一直都是水泥路。七弯八拐,驶过了仅有百米长的关庙乡街道,再回到岷江边时,已进入了平羌峡了。道路变得窄小起来,仅有刚才行过的公路的一半宽,当想到这段蜿蜒前行的路,就曾是千多年前赫赫有名,十分繁忙的古驿道时,汽车已沿着古儿坝,板桥溪以及隐没在山间林木里的古桥,农舍走了好远了。一路上,凉风习习,果木、花卉,风景迷人。
  平羌三峡古名熊耳峡,又称小三峡。《华阳国志》载“七国称王,杜宇称帝,号曰望帝,更名蒲卑。自以为功德高诸王,乃以褒斜为前门,熊耳,灵关为后户,玉垒,峨眉为城郭……”。小三峡包括犁头、背峨、平羌三个江峡,江峡相连,全长近12公里,在乐山市中区境内。三峡里,悬崖绝壁,环境清幽,绿树苍翠,恬静妩媚,奔腾的岷江,泻过成都平原,到此显得格外地平静,又格外地奔涌,大有一出  夔门,便见巫峡“猿鸣三声泪沾裳”之势,酷如长江三峡的缩影,故又称平羌小三峡。
  唐宋以来,墨客骚人多聚于此,对小三峡情有独钟,每每到四川必游小三峡。杜甫宿此描绘小三峡里“石根青枫林,猿鸟聚俦侣”。陆游知嘉州时夸小三峡“浓烟疏雨平羌路,便可从今入梦来”。赵熙点赞此处“平羌风草媚于兰,绿净无人守钓竿”。邑人郭沫若写诗赞“海棠香国荔枝湾,苏子当年寓此间”。尤以唐代李白那首《峨眉山月歌》“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洲。”更是脍炙人口,世人诵唱,至今仍被当作大学中文系教材里首篇分析的绝句。此外宋、元、明、清诗人苏轼、苏辙、薛能、薛涛、范镇、赵抃、李调元、汪中洋、方觐、张端以及近代诗人赵熙、郭沫若、李从周、游冀等足迹至此,留下数以百计的璀璨诗篇。
  平羌小三峡不可多得的旅游佳境,只因为交通不便,现代人生活多依赖于公路、铁路、飞机、才冷漠了水运航道,冷落了如诗画般的小三峡,而藏于深闺。
  峡里的公路也是古驿道拓宽而成的。过了板桥驿,道路更窄了。但不时仍有货车、小车驶过,喇叭声声,扬起尘土。完全可以想像,当年这条驿道上,每当荔枝成熟季节,从平羌峡畔采摘的荔枝,要送到西京长安去。马蹄哒哒,车轮滚滚,快马疾驰飞奔,多为差役,邮使难道就因为“嘉州荔枝著芳名,携从归鞍到锦城。丹砂结颗藏膏露。赭核如囊贮嫩琼。”这是范仲淹次子范镇自洛阳入蜀,畅游青神、峨眉后,留下的诗中佳句。诗中提写的嘉州荔子就产自平羌峡里的荔枝湾。至今荔枝湾仍有千亩荔枝,有当年用着进贡朝廷的“官荔枝”树,荔树苍桑遒劲,挂果犹丰。就因为荔枝湾是我国最北的荔枝产地。北纬300,所产荔枝不仅甘甜醇厚,且成熟期晚于广东,沿海近月,自是绝期晚,能满足杨贵妃“一骑红尘妃子笑”之食欲,才演绎了古驿道上“颠坑仆谷相枕籍,知是荔枝龙眼来”的往事。千年古荔枝,国宝江团鱼,是平羌小三峡里的佳品。峡尾产荔枝,峡首出江团,小三峡的江团鱼极其珍贵,是举国罕见的特产河鲜。这种鱼产自小三峡首的鱼窝,江团鱼学名长吻,身无硬刺,肉嫩无鳞,白里透红,形状如鲇,光泽耀眼,终年栖身于水下10多米深的岩腔内,主食鲍、虾、鱼、虫、石浆,大的江团体重近10千克。前些年岷江水质被污染,几乎绝迹,现在据水务局同志介绍,岷江河经过多年环境整治,近年来水质逐步好转,听说渔民又能捕到江团鱼了。那可是国筵上的珍馐,国家级的水产品啊!
  20年多前,我作为基层侨联的负责人,曾带领一些人前往平羌三峡的犁头村去慰问美籍华人,科学家张瑞夫的亲属。在悦来中学支教,山村扶贫。有了这些,自然能接触到已被冷落的小三峡里渔民、农户的贫困。三峡里因为交通的不便,土地的贫脊,至今悦来乡仍是市中区最偏远的一个乡,扶贫攻坚的一块心病,倘若这里的旅游被开发出来,再现红红火火的情景,我想小三峡里的村民贫困将不再,困窘将被荡涤。
  仲夏,是进入夏季的第二个月,即农历五月。此次出发前,我们曾看过航拍的平羌小三峡地图,图上小三峡呈“S”型,盘旋在丛山峻林中,标示的大佛岩,鸡公石等都清晰。此时我们经过大半天的颠跛虽已感到困倦,站在平羌小三峡的高处,望公路已不再随水路曲屈蜿蜒。来时的路,几公里外就是板桥古驿,旁边是平羌峡险滩,江流湍急,望前行的山路,再走几公里就是眉山市界,此时至少能望见两个江峡——背峨峡与平羌峡。当年李白月夜泛舟的地方。背峨峡两山对峙,宛如一条宽大的深巷,幽雅平静,峡里碧绿如玉,峡两旁山势陡峭,林木葱茏,阳光将绿树青山倒映水中,江水不流,有如一块巨大的翡翠、落进了峡谷,让人联想到当年青年李白,“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就要去实现人生的理想和抱负。展开的无尽遐想,有了那首《峨眉山月歌》的抒怀。平羌峡,峡尾就是史上著名的荔枝湾,那些令人涶涎的“上人结翠此中住,天鹅含子生荔枝”的荔枝此时还在挂果孕肌中。对岸山凹里有一些农舍,炊烟正起。四周静寂得飞过任何一只鸟都会引起我们注视。想不到这里的生态环境仍然是那样原始,简直象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带队的区政协主席帅世雄向我们介绍了这样一件事:“20多年前,我在关庙乡工作,有一天傍晚,听说有人在小三峡山上砍树,我立马骑上自行车,就是一趟儿。一口气跑了20多里才制止了山民的砍伐。那一晚,我就宿在板桥村,直到和村干部一道做通了大家的工作,村民签了保护林木公约,第三天才回到乡上……”帅主席的话,深深感动了我们,让我想到要保护自然环境,建设家园,是个漫长的过程,这里的干部、群众早就懂得“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道理啊!
  大家在小三峡里,七嘴八舌谈开了,未来平羌小三峡水域旅游开发的雏型我想该已形成。有人说。再不能端起金碗讨饭吃了,开发小三峡旅游势在必行。有人说,及早规划先排除交通梗阻。有人说,三峡里深水处搞夜航,再现江上渔歌、渔舟唱晚情景,浅水处搞飘流 ,搞水上运动。更有人建议,三峡口推出河鲜,三峡尾举办贵妃荔枝节,板桥溪是旅客食宿的最佳集中地……。平羌小三峡开发水域旅游、休闲、观光、康养的金点子都纷纷出台了。仲夏时节,天清气爽,时光美好,环境宜人。不觉已见夕阳映照山头,同行的人都咯咯咯笑了。
  值得补充的是,今天我见到了《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政府关于市政协七届一次会议第33号提案的办理回复》文件上写着:“区政府2017年将启动悦来乡乡村旅游观光道路建设项目,投资修建一条长约20公里,宽24米,实现人车分离的观光道路。”都说:旅游是载体,文化是灵魂。我想届时,文化底蕴极其深厚,旅游资源十分丰富的平羌小三峡定会再现辉煌盛景了。

[关闭窗口]

本网站由四川日报网提供技术支持
中国致公党四川省委员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