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致公党与中国共产党伟大合作的历史缘起探析
http://www.scol.com.cn(2017/6/20 11:56:47)  来源:致公党四川省委  作者:刘建  编辑:王了

   抗战胜利后到新中国成立后这段历史时期,是决定中国命运、充满戏剧性惊天巨变的历史时期。在这段历史时期内,各个党派对国家的新生充满了热切的期待,他们发挥各自的聪明才智,对国家的未来各自勾勒出美好蓝图并竭力去寻找实施的机会。最终由于中国共产党走向全面胜利而创建了其领导下的多党合作的中国特色政治制度。
  尤其是1945年至1947年这一时期,这是一个中国历史上黑暗与光明不断较量,中华民族命运究竟该向何处去、国家命运面临严峻考验的历史阶段。
  在此阶段,中国虽然取得了8年抗战的完全胜利,但是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坚持要维持一个独裁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联合专政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而当时代表着全国最广大人民利益的中国共产党,则坚定地主张建立一个“独立、民主、自由、富强的,以人民民主专政为政体的全新国家”。一个要独裁——要将历史拉向倒退、使人民再次回到民不聊生的旧社会;一个要民主——关心民众疾苦、积极争取把国家引向新生,建立一个让广大人民过上幸福生活的新国家。中国历史、中国人民,以及置身其中的中国各派政治力量尤其是各个政党,无不面临着“两种命运、两种前途”的艰难抉择而别无它途。
  在此中国命运转折的历史关头,中国致公党同样面临着该向何处去的历史抉择,在革命与反革命的生死搏斗中,中国致公党等中间党派最终没有中立的余地,最终分属于国共两大阵营,而其中多数投奔中国共产党、建立新中国。
                一
  中国致公党自1925年正式成立以来,就秉承洪门致公堂旧有的爱护国家、爱护民族的精神,祈盼国内政治、经济、社会的合理改革,通过实现真正民主政治这一途径致力于国家富强,使国内人民享有政治、经济的自由;使海外侨胞获得强国人民所应享有的平等待遇。
  抗战结束后,强敌投降,举国上下莫不欢腾,原以为从此以后国家再无战乱,人民将会长久享受太平盛世,专心建设新国家,政治可以走上民主的康庄大道……但凡热心国家大事的人们,无论是个人或者团体成员,都愿诚心诚意、摒弃以往的成见,齐心协力致力于建设民主的新国家这一头等大事。
  各个党派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着实为国家的前途带来一缕曙光。然政协墨迹未干之际,在当权的国民党召开的六届二中全会上,一些买办、财阀、封建官僚为继续维持其特权地位,勾结美帝国主义,肆意破坏政协会议协定,中国民主政治的努力功亏一篑!
  于是在国内,一批借内战图谋私利的买办官僚、封建军阀,假借和谈为烟幕弹,打着制宪的幌子,实行的却是扩大内战政策,加紧吮吸人民膏血的政策;同时在国际上,美国总统杜鲁门仰仗美国财阀的意旨,企图独霸世界,抛弃罗斯福总统联合民主国家消灭法西斯侵略的光荣传统而提倡压迫各国民主力量以及反对苏联。杜鲁门更以中国为远东反苏的前哨,以金钱物质片面支持国民党好战分子扩大中国内战,并将美国武装军队长期驻留中国,使内战烟火弥漫于四方,使全国人民生灵涂炭。
  中国致公党深忧当时国家与民族所存在的危机,认为危机实为有史以来前所未有!
  ——政治上,国民党政府独裁专制,特务肆虐,仇视人民,贿赂横行,无官不贪、无吏不污,鱼肉人民,无所不至。国民党政府的卑鄙龌龊贪婪狠毒的行为,不仅史无前例而且罄竹难书。
  ——经济上,由于所谓《中美商约》的签订、新公司法的颁行,使得全部民族工商业摧毁殆尽!买办利用政权垄断国内外贸易得以自肥,导致普通公私商业陷于奄奄一息;农村壮丁因服兵役离开土地,导致劳动力短缺,农业生产随之锐减,加之政府的实物征收、征借、征购,地主对佃农的榨取,农民完全失去再生产的能力,农业陷于破产之境地。失业者遍及全国,物价飞涨,人民最低限度的生活都无法维持。
  ——财政上,苛捐杂税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其数目种类极其繁多。另一方面,税吏贪污,税收难入国库。此外,权贵与地主的阻挠使得各种直接财产税难以征收,遂使政府无法收支平衡而滥发纸币导致通货恶性膨胀,刺激物价飞涨。加之政府信用低落,外债不能借,内债不能销。政府财政到了山穷水尽、毫无办法的境地。
  ——社会上,贫富悬殊,买办官僚穷奢极欲,普通人民无以为生,怨声载道,导致盗匪遍地、饿殍遍地。政府的救济毫无踪影,遑论教育、卫生?
  由此可见当时国家民族危机之严重。而内战不断扩大,更使得大量生命与财产消耗在无情的战火之中,加剧国家民族危机。
  二
  在此历史危急关头之下,中国致公党应运时势,召开了具有重大历史转折意义的“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大会在年初即行准备。1947年2月10日,中国致公党中央向各地方总部、分部、支部发出召开“三大”的通告(复字第四号):
  为通告事:查本党自民国十四年改组成立,民国二十年再经代表大会决议设立中央干事会以来迄今十余载,正当党务猛进期间,适总理陈公竞存不幸逝世,当时即由中央干事会暂维持现状擬俟再开大会解决一切,又值抗战事起不能如意。抗战结束后,去年五月一日正式恢复工作,当经先后发出通告及函件各在案,兹为适应当前国内趋势,本党须赶紧检讨已往工作决定今后方针,加强组织配合潮流应得与民主阵线各友党并肩共进以尽建国职责,现经本会第十二、十三两次会议,众认为有此必要乃决议于国历本年五月一日在广东省某地召开本党全体代表大会记录在案,为此通告。
  希经总部预先准备各项提案并选派代表二名出席,先期于国历四月二十五日前到达本党驻港办事处报道,事关本党前途至为重大,务盼照行勿稍延误为要,再关于开会经费一事亦经本会决议所有各地到会代表来回川费请自备,至开会期内膳宿两项则由本会招待,并希查照附提案注意事项一纸,藉供参酌。特此通告。
  中国致公党印(民国36年2月10日)
  1947年5月1日—5月10日中国致公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香港(严锡煊家)召开。到会代表有李济深、陈其尤、陈寅生、黄鼎臣、雷荣珂、钟沃梅、肖重光以及美国旧金山和马来西亚代表(英国利物浦、美洲墨西哥、古巴和大溪地委托在港成员参加)等40余人。中国共产党南方局代表连贯亦出席本次大会。
  大会主要内容包括:
  (1)讨论修改了《中国致公党政纲》和《党章》;(2)发表了《中国致公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告海外同胞书》和《致杜鲁门总统文》;(3)一致决议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其中《政纲》规定:中国致公党今后将努力“为民族解放,国家富强,人民自由而奋斗”。“国家主权属于全体人民,反对个人独裁和一党专政,必须在普选条件下融各党、各派建立举国一致的联合政府”。 “国家政体采取民主集体中制,由普选产生的人民代表组织国民大会,制定宪法”。
  根据当时的认识,《政纲》主张:经济建设方针实行全国计划经济;人民有经营企业的自由,劳工利益受法律保护;反对国营事业的官僚化和私人企业的独占化;奖励侨胞向国内投资,并保障其合理利益;利用外资发展生产力,但必须不损害国家主权的完整;在农村逐渐实现“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政策,保障农民不断提高生活水平。
  同时《政纲》还主张设立侨务机构,实行护侨政策;运用外交手段向所在国交涉,废除对我国侨胞的各种不平等法律,保护侨胞的权益。此外,《政纲》还在财政、军队、外交、教育与文化建设各方面对新中国的建立贡献了自己的智慧。
  大会宣言强烈谴责内战,强调“若内战而能即行结束,则一切问题均易于解决;若内战不断继续,则一切问题永无解决之方”,停止内战“是为本党主张”。
  大会热切向往民主政治:“诚以真正民主政治,政府乃由人民选举,受人民大众实际之监督,则其所措施,方不能不尊重人民的意见,其行动方不能不代表人民之利益。”“中国所有一切重要问题,在政治未能实现真正民主之前,则毫无根本改善之方法;若政治果能真正实现民主化之后,则一切困难,皆可迎刃而解。”“对于侨胞之保护政策,方可有力实施”。
  大会强调中国致公党“为贯彻平日爱护国族的之主张,目前必须为中国政治民主化而奋斗到底!”
  三此次代表大会是中国致公党历史上具有重大历史转折意义的一次大会。
  其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三大”通过的《中国致公党政纲》、《中国致公党章程》、《中国致公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中国致公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告海外同胞书》等四个重要文件全面地反映了致公党在新的历史时期的政治主张和奋斗目标:“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实现民族解放、国家富强、人民自由,结束一党专政,建立民主新中国”,表明中国致公党的指导思想已由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上升到无产阶级(及其先锋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的高度,解决了革命的对象、性质、任务等重大问题。
  (2)“三大”在党的组织上吸取了一批非洪门人士入党,而且还选举他们进入新的中央领导机构,这为致公党从上到下都注入了新鲜血液,使领导机构比较健全而充满活力。同时,“三大”对致公党进行了组织上的改组,基本上结束了此前“党、堂不分”、“党、堂并存”的格局,实现了党、堂在组织上的分离。致公党经过抗战的风雨洗礼和战后党员的重新登记,以及本次大会选举的新的中央领导机构,遂使致公党从上到下,组织更加纯洁和更具战斗力,为“三大”以后的致公党参加新中国史无前例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提供了有力的组织保证。
  (3)“三大”一致决议中国致公党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宣布致公党从此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并有效地组织和领导全党进行争取和平、民主的斗争,并同在香港的其他民主政党加强团结合作,以各种方式支援国统区人民的革命斗争。对于国内外发生的重大事件,致公党亦积极作出反应,发表谈话阐明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与1925年的“一大”相比,此次大会在政治上鲜明地提出了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表明重建后的致公党在观察和处理中国革命问题上,已经脱离了旧有轨道,上升到了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高度。与“一大”相比,此次大会的中心任务已不再囿于传统的“恳亲”主题,而是确立了坚定跟共产党走的正确政治路线。这是一个伟大的转折,是本党发展史上一个重要里程碑。
诚如后来本党主席黄鼎臣所指出的:
  这次代表大会是特别值得纪念的,因为它是本党历史发展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标志着本党由一个没落时期的旧民主主义政党,转变为富有生命力的新民主主义进步政党。  
  这次大会形成的一系列重要决议,不仅表达了全体同志和所联系群众要求祖国独立、民主、繁荣、富强的强烈愿望,并引导着本党和所联系的群众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跟上了伟大的革命时代奋勇前进。

  总之,致公党“三大”是致公党历史上一次极其重要的会议。它使致公党在政治上摆脱了“兴汉救国”的传统封建时代观念,明确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是中国革命所要打倒的对象。革命目标是民族解放,结束一党专制,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使致公党在组织上开始由若隐若现的封建帮会性组织的泥潭中彻底解脱出来,成为民主党派之一员,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使致公党的历史方向发生了根本转变。
  所有这些均标志着中国致公党由一个旧民主主义政党完全转变为富有生命力的新民主主义的进步政党,从此走上了与中国共产党合作的历史康庄大道。

[关闭窗口]

本网站由四川日报网提供技术支持
中国致公党四川省委员会版权所有